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當前位置: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 資訊 > 社會

珠海福彩中心兑奖地址查询:29歲男子被拐多年,因吃烤魚尋回親媽

編輯:小小編來源:可可熱點:29歲,男子,被拐烤魚,親媽

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www.pczeli.com.cn 29歲男子被拐29年吃烤魚尋回親媽,中國人對于美食有著獨特的情懷,永遠忘不了的就是家鄉的味道,一個29歲的男子就因為吃的家鄉的烤魚而懷疑自己的人生。

4月14日訊今晨,微博認證網友@貓糧的動畫館發博稱:“剛聽央廣新聞,講述了一個真事。29歲的男子全家吃飯向來都很清淡,有天他第一次吃四川烤魚,瞬間被那麻椒、辣椒的味道所征服,覺得自己的人生都被改變了!于是他開始懷疑自己的父母為什么從不吃這么好吃的東西?自己是不是從四川被拐賣來的???他竟然上走失兒童網站發了自己照片……最后,竟然找到了,他就是被拐賣的。”隨后這條微博轉發近萬,網友@貓糧的動畫館再三強調這不是一個段子!

2016年,重慶石柱縣大歇鄉。在為一個被拐賣多年的孩子舉辦的回鄉儀式上,一位步履蹣跚的老奶奶,在現弛口央求著前來報道的媒體記者。

付貴的奶奶

這是付貴的奶奶。27年前的一個早上,付貴的姑姑付光友送付貴到鎮上的幼兒園上學。往常,下午四點放學后,付貴會自己回家。萬萬沒想到,這一天,付貴被拐賣了。

80多歲高齡的老奶奶,已經被確診出肺癌。奶奶說,希望在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到孫兒一面。

2016年11月,付光友的女兒領著付貴的父親付光發,帶著身份證和付貴的照片,在寶貝回家網站上做了“家尋寶貝”的登記。他們不知道,早在2009年,已經長大成人的付貴也在尋找親人,也在寶貝回家網站上登記了“寶貝尋家”的信息。

29歲男子被拐多年,因吃烤魚尋回親媽

只不過,在家人登記的信息里,付貴出生于1984年11月16日,丟失日期為1990年10月16日,失蹤地點位于重慶市石柱縣大歇鄉。在付貴登記信息中,姓名一欄為“胡奎”,出生日期為1986年4月22日,失蹤日期為1991年1月1日,失蹤地點位于福建。現在對比這兩份檔案,出生日期差了一年半,丟失時間差了兩個多月,丟失地點更是相距一千七百公里。要把這樣兩條線索對接起來,似乎是永遠無法完成的任務。

好在有人工智能。今年3月,百度與寶貝回家合作,將數萬張尋親圖片輸入百度跨年齡人臉識別系統,通過將孩子與父母上傳的照片做比對,初步篩選出數十組疑似案例,付貴就在其中。隨后,在福建和重慶,付貴及雙親的DNA正式入庫做比對,匹配成功!

27年的尋找,在人工智能的幫助下有了一個完滿的結局。得到確認消息的那個晚上,付貴失眠了。

得到消息時,付貴在福建,奶奶在重慶老家,父親在遼寧鞍山打工,姑姑在廣東東莞打工。在百度工作人員的幫助下,一家人向重慶飛奔,準備在4月9日在老家團聚。

偏偏,好事多磨……

鞍山,拜訪付貴父親

3月24號,我去吉林通化拜訪寶貝回家的工作人員,希望能了解到更多付貴和家人的情況。這個時候,付貴和雙親最終的DNA匹配結果還沒有出來,但我們對技術非常有信心,他們就是失散的一家人。

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我找到了當時負責和付貴父親付光發聯系的志愿者雷子。雷子告訴我,付光發現在在遼寧鞍山的工地上做工。通化離鞍山很近,我決定聯系付貴的父親,爭取能早點和他見面。

第二天一大早,我坐上從吉林通化去遼寧鞍山的大巴。按照約定的時間,下午6點,我到了付貴父親打工的工地——鞍山郊區的一棟樓盤。在工地對面藥店門口等了一會兒,又瘦又小、年紀約莫五十多歲的付貴父親出現了。

他執意要請我吃飯,幾步路把我帶到了工地附近一個小館子,說請我吃餃子。但其實我在來的路上已經物色好了附近一家川菜館,希望能合得上老人的口味。最終我還是成功說服了他吃川菜。

去川菜館的路上,付貴父親話很少,只是在我提問的時候才會回答??吹貿隼此械戕限?,我便決定暫時不再多問。

沒想到,正在我們都默默無言的時候,付貴父親突然對我說了一句:“找了這么多年了,其實我已經不抱希望了。”我更加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了。

終于到了川菜館,付貴父親推辭不愿點菜,說讓我點,他“啥都吃”。毛血旺、小羊排…我只好盡量猜測點了幾個他可能愛吃的川菜。

吃飯期間,付貴父親跟來的路上一樣,始終沒有太多話。我提問的時候,他就簡單回答幾句,我沒有話的時候,他就低著頭、攥著手發愣,偶爾夾一夾菜,嘴里嘟囔著“菜點多了,點多了”。

只有提到付貴的時候,他會難得的多說幾句,說付貴小時候多么聰明,小時候多么乖巧。

川菜館付貴父親

現在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我還能清楚地記得當時他整個人老實巴交的狀態,看不出太多情緒的起伏。偶爾講到一些傷心之事時,會把頭昂起來,但也不多說話。

后來聽我的同事說,當寶貝回家的志愿者告訴付光發DNA匹配成功,付貴找到了時,付貴父親高興壞了,第二天就坐火車趕回了重慶,說要等付貴回家。而且他也暫時不準備回工地了,說萬一付貴回來了,回來幾天就在家陪他幾天。

福建,初見付貴

付貴終于決定和重慶的家人見面了。

4月6號,我飛到福建,準備在從福建到重慶的路上一路陪伴付貴。

第二天中午12點30分,我和兩個同事一起來到付貴工作的地方。付貴和父親一樣,話不多,表情也看不出什么變化,和我們打完招呼,他便默默轉身去洗茶具了。品茶,是福建人待客的第一步。眼前的付貴,已經是完全的福建本地人。

他給我們介紹了花圃里的植物,還談了他的人生經歷,做過廚子,當過小工頭,現在跟花花草草打交道。聊著聊著,就健談起來。聽說我的一個同事是萬州人時,他還興奮地說他很喜歡吃萬州烤魚:“我們家里人口味都很輕,只有我口味很重,喜歡吃麻的、辣的,特別是烤魚上面的那層花椒,吃到嘴里又麻又辣,我最喜歡吃。”

如果不是知道那段童年被拐的經歷,如果不是聽他說莫名喜歡吃辣,我們決不敢相信,這個一口地道福建口音的漢子,曾經是一個重慶娃。

“還記得小時候被拐的事情嗎?”我問。

“我記得是在上學的時候,或者是在下學的時候,被人拐走的。我有做夢坐過長長的火車,好像是經過了沙漠一樣的地方,很大的一片,印象很深刻。然后遇見一間屋子,后面就被拐到這里來了。”付貴回憶說,“來這里以后生了一場大病,很多事情就都不記得了。”

“聽到找到你親生父母的消息時,心情如何?”我又問。

“內心是不大相信的,有些驚奇,又有些懷疑。第一我覺得會不會有人弄錯信息了,第二當時離我寄出血樣去做DNA還不到一周,才過了幾天就找到了,我很驚訝。”

直到陸續有很多志愿者跟付貴聯系,他的心里才慢慢確定下來。最終確認消息傳來的那天,付貴失眠了。

“我當晚就睡不著了。一直到兩三點我都沒有睡著。心里有些小激動,也有些不安定的情緒在里面,我睡不著覺。”付貴說。

“關于認親這個事,你有什么擔心的嗎?有過心理矛盾嗎?”一直都知道付貴抵觸曝光的我,最終還是小心翼翼地問出來這個問題。

“怕被別人議論說你這個人沒有良心。”付貴說。

29歲男子被拐多年,因吃烤魚尋回親媽

付貴的擔心很全面,他說尋親這個事,首先別人就會說你沒良心,養父母辛苦把你養這么大了,還去找親,而且還不讓家里人知道;其次,如果別人知道那邊條件很差的話,沒有養父母這邊條件好,會議論你說這是自尋麻煩自尋累贅,對這邊家里沒有良心;再者,如果那邊條件比養父母這邊條件要好的話,別人的閑話就更多了,他會說,你是準備丟棄這邊養父母跑了,是嫌貧愛富的做法,更是沒良心。

付貴很怕這些不好的說法會影響到自己的家人。

于是我們約定,在付貴找到合適的時機跟養父母溝通,并且取得養父母的同意和理解之前,都不曝光他的一切具體信息。

就這樣,喝著茶,聊著天,我們在付貴工作的地方待了許久,最后還約了晚上一起吃飯。

下午五六點鐘,下班的付貴騎著電動車來找我們。這個時候我發現他臉色不太對,整個人說不出來的有點難受的樣子,就建議晚飯先不吃了,讓他回家好好休息,并且約好了第二天11點機場集合,出發去重慶。

沒想到第二天早晨6點,我就接到了他的電話。

意外

4月8號早晨6點左右,我還睡的很沉,枕頭邊嗡嗡的手機震動聲就把我震醒了,是付貴。我心里一沉。

“我出了點事,現在身體很不好。”電話那頭的付貴聲音很低,說是準備去診所,找平時給他看病的大夫。

掛了電話,我想了5分鐘,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就又給他打電話,說服他直接去醫院。付貴說可以找朋友送他去中醫院,我們直接去醫院碰面就好。

7點多,我們到了中醫院。不到半個小時,付貴也到了。一到就馬上掛號就診,醫生檢查之后,很嚴肅地告訴我們必須馬上手術,一個禮拜之后還要再進行第二次手術。

隨行的還有付貴的一個朋友,我們趕緊給付貴辦住院和手術的流程,同時開始電話通知重慶那邊。

家人們知道這個消息后說,要不我們來福建看付貴吧。最后我們決定,還是別急。先做手術。

整個上午,我一直在忙著住院、排隊、打電話。11點,終于把付貴送進了手術室,1個小時不到手術就做完了,很順利。

下午兩點,經過福建和重慶兩邊的溝通,付貴和家人決定先視頻見面。

下午三點半,距離約定好視頻見面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

付貴斜躺在床上,一直舉著自己掛著吊瓶的左手,呆呆地看著,不說話。

我問他,你一直盯著自己的手干嘛?

“什么也沒想啊,就是無聊看看。”付貴扭過頭來,嘿嘿笑了兩聲,也沒說話。

3點43分,我問付貴,要不要現在視頻?他點頭。

付貴在病床上和家人視頻

“你好!”

這是他看到視頻里面的人,說的第一句話,接下來整個人頓住了,視頻中的姑姑,早就淚如雨下。

“他們見了我肯定會哭得很厲害的,”之前聊的時候,付貴給我描繪了見面時可能發生的嘲,并且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這個嘲真正到來的時候,33歲的他也像個面臨窘境的小孩一樣手足無措,他把眼神從視頻中挪開轉向了我這邊,問我:“怎么辦?”

我朝他笑笑,告訴他沒事沒事,別擔心。

付貴又轉頭看著那邊還在哭泣的姑姑,鼻子也抽了抽,但沒有哭。

幾分鐘之后姑姑終于平靜了下來,給付貴一一介紹家人。由于付貴戴著耳機,一旁的我只能聽見付貴在不停地回答:“不記得了,不記得了。”

付貴的情緒看起來一直比較穩定,屏幕那邊的家人的表情,似乎也逐漸平靜下來。

慢慢的,付貴的回話開始變成聊近況、聊生活。似乎是姑姑在問他做什么工作,結婚了沒,過得好不好。

“要得,要得。”付貴早已忘記了鄉音,卻在一遍一遍地重復著自己還記得的簡短重慶方言。

視頻到后半程,付貴整個人的狀態明顯已經放松了很多,心情看起來也不錯。“等我這個泊好了,就去重慶看你們。”付貴笑著說

盡管27年未見,但言語間流露出的血緣情誼,旁人也能感受得到。

4月6日,當我輾轉到達東莞,已是傍晚。

這一趟,是陪付貴的姑姑付光友和表妹從東莞回重慶老家與付貴相認,并不復雜,卻有莫名的壓力。

付貴的表妹和姑姑來接的我。表妹一過來就熱情地握著我的手:“你好!我叫馬利華,這個是我媽。”

27年前的某天,姑姑為6歲的付貴穿戴整齊,送付貴去上學,還在路上給付貴買一盒爆米花,囑咐他放學了早點回家。從那天起,他們一家就再也沒見過付貴……

姑姑比我想象中的要健談,性格也爽朗。聊到付貴,她就有太多太多說不完的話,話里也透露著太多太多彌補不了的愧疚和遺憾。

“付貴是我給弄丟的,送他上學的那天他穿的什么衣服背的什么包我都記得。他是我哥哥的長子,他爸媽在他2歲的時候離婚,他是我一手帶大的。他被拐走的時候我才23歲,今年我50歲了,我都不知道這27年是怎么過來的。”

姑姑一邊說著,一邊望向天花板,極力控制在眼眶里打轉的眼淚。

“那天接到電話聽說付貴找到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激動,就跟做夢一樣,這十幾天我沒睡過一個好覺,滿腦子都是付貴小時候的樣子。”

“您知道付貴是怎么找到的嗎?”

“不知道。聽我家小妹說,是那個‘寶貝回家’和‘百度’幫我們找到的。我們老家有很多孩子都被拐走了,到現在都沒找到。我運氣好,有你們幫我找,但是其他好多人都還不知道(有這樣一個途徑)。”

“他們讓我們把付貴小時候的照片傳到網上去,我開始都沒抱多大希望,找了27年了都沒找到,我怎么也沒想到,我小妹把照片傳上去不久就找到了,像做夢一樣!”

“中途想過放棄嗎?”

“想過是想,付貴他爸爸讓我不要再找了,他怕付貴是被人弄死了,我知道他爸爸是怕知道真相后受不了。但我還是想找到他,無論他是活著還是死了,他活著我就養著他,他死了我就年年去給他上墳,哪怕他殘了他傻了都好,我一定好好照顧他,我欠他太多了……”

姑姑再次流淚,我也不忍再問下去。

付貴是姑姑心里一直的痛,每剖開一次,就鮮血淋漓一次。我確實很難想象,用新傷復舊傷包裹著的脆弱的心,是怎樣熬過這27年里每一秒鐘的煎熬。

“付貴奶奶80多歲了,肺癌晚期,這時候找到付貴,他還能見他奶奶,很安慰了。我不知道怎么表達,就是特別謝謝!”

姑姑緊緊握著我的手,一直不停地說謝謝,我也緊緊握著她的手。

這時從門外走進一位老人,老人慢慢向我走來,從兜里掏出一張舊版的身份證,用袖子擦拭著上面的照片。

“小妹,我孫女的媽媽也丟了好多年了,這是她唯一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拐走了。孩子成天問媽媽去哪了,你們是好人,能幫我找到她嗎?”

看著老人顫顫巍巍遞過身份證的雙手,心揪著的感覺特別不好受……

第二天一早,按約定的時間來家里接她們一起去高鐵。

和昨天一樣,姑姑一手拎過我的箱子,并且這一路執意不讓我拎。

從東莞到重慶老家的一路上,姑姑給我講了很多事情。有時看著我,有時望著車窗,只是平靜地訴說。講到高興時她會爽朗地笑出聲來,沉默無語時又會偷偷抹眼淚。

表妹和姑姑

我不想打擾姑姑此刻的安靜,也許她正不間斷地在腦海中回放著這27年間尋找付貴的點點滴滴,也許她也正在感慨經受了27年的煎熬后,心靈深處終于有了一絲久違的“寧靜”。

到達縣城已是7號的傍晚時分。

在姑姑的敘述中,付貴的父親應該是個不修邊幅的老人,但在接我們的當天,他理了發、刮了胡子、還換了一件新衣服,佝僂著背,依舊不愛說話,只是微微對我笑著。

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鄉,姑姑止不住的興奮,說亢奮或許更為貼切。見到的每一個熟人、每一位朋友、甚至街邊賣水果的陌生人,她都停下來拉住人家,把找到付貴的故事從頭到尾講上一遍。

父親也跟在一旁聽了一遍又一遍,依舊不說話,嘴角默默上翹著,眼里滿是喜悅。

原計劃,8號下午付貴從福建飛回重慶,9號一早由百度工作人員帶領著一起回老家和家人見面。

盡管當天才是7號,姑姑已然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一直計劃著買什么肉、做什么菜、擺幾桌宴席、招呼哪些親朋好友過來,甚至到處詢問想要做給我們的錦旗該怎么組織語言。

一直跟在姑姑身邊的我,不禁生出一種自豪感。不為別的,只為我們的技術可以幫助分離的骨肉重新團聚,可以讓這位長輩找回內心久違的寧靜。

8號清晨,不到6點鐘,睡意朦朧的我聽到開門的聲音,想來姑姑已經離開回鄉下籌備宴席,我也沒有了睡意。

一個小時候后,我接到江龍的電話。

“怡萱,我這邊臨時發生了一些狀況,付貴生病了,需要馬上做個手術,今天肯定過不去了……”

江龍后面說了什么我已然聽不進去,一瞬間大腦一片空白。

聯想到姑姑這兩天內,從激動、喜悅,到亢奮、緊張,種種向上情緒的變化,在這樣一個就快圓夢的臨界點,我實在不想給姑姑澆上一盆冷水。

……

電話那頭,姑姑默不作聲。

良久之后,姑姑顫抖的聲音:“小妹啊,你說怎么就這么難呢?”

我的心里突然像被什么狠狠地抓了一把一樣難過。

姑姑沉默不語,呼吸間都是無法言喻的失落。

“我能去福建看他嗎?或者他能來重慶手術嗎?我去照顧他。”姑姑突然問我。

彼時的付貴已經進入手術室,江龍也在他旁邊,電話中我能感受到江龍的遺憾和無奈。

我擔心姑姑的情緒,動身從縣里回到鄉下,姑姑、父親、奶奶都在門口迎著我。

奶奶佝僂著腰,見到我便握著我的手,步履蹣跚地往屋里走。

奶奶拉我坐在長凳上,期待地望向我,說了幾句并沒有聽懂的話。

隨后姑姑走進來,我起身抱了抱她,她也緊緊地抱住我。

“阿姨別擔心,好事多磨,付貴養好了餐會回來了!”

姑姑點了點頭,良久不做聲。我看到姑姑又掉眼淚了。

江龍給我發過來付貴的生活近照,我拿去給姑姑看,姑姑和家人捧著手機看了好久,又開心地拿出去和老鄉們分享,大家紛紛湊過來傳看著。

“付貴胖了,比我想象中的胖很多,會不會是生病打激素打多了?”

姑姑的話逗得我一笑,“阿姨啊,為什么不能是付貴在那邊生活得很好呢?”

姑姑聽罷:“嗯,也是!”隨后也笑了

付貴的手術很成功,狀態也不錯。兩邊商量后,建議為付貴和家人安排一次視頻通話。

姑姑十分激動,早早地就讓親戚們在家里的臺上等著。

奶奶、父親、姑姑、幺爸(父親的弟弟)、表姑、表妹,大家都焦急緊張地等著??際被夠ハ嗔納霞婦?,越臨近視頻的時間,大家就越發緊張,后來完全沒了互動,連站立都有些僵直。

付貴父親手一直緊緊的握著,忘記了踱步,只是直直地立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3點43分,視頻提前接通了,姑姑舉著我的手機,手抖得厲害,努力控制著自己用正常的聲音說話。

“付貴啊,你還認識我嗎?知道我是誰嗎?我是你姑姑啊,我沒有一刻不想你??!”

說到這里,姑姑的眼淚決堤了,失聲痛哭…

全家人無不落淚,父親躲在后面默默地擦拭著眼睛,另一手依舊緊緊地握著。

與付貴視頻通話的一家人

視頻的那邊是一個完全福建口音的成年男子,聲音穩定而低沉,沉默許久后也止不住地開始抽動鼻子。

姑姑把手機給了父親,父親直直地盯著屏幕,嘴唇蠕動了半天才發出聲來。

“你好好養病,我們等你回家,見到你我就放心了,其他沒什么要說的了。”

奶奶接過手機后,父親踱步到旁邊抽了好幾根煙,不再進入鏡頭的視線,偶爾瞄著幾眼也一直游離在鏡頭之外,眼眶依然發紅,表情卻放松很多。僵直的背又佝僂起來,緊握的手也松開了。

這是時隔27年后,父子間的第一次對話,父親用短短四句訴說了這27年來年他對付貴的擔心和想念。我心里莫名的一陣心疼,這該是一種多么深沉而含蓄的愛!

我聽不太懂他們之間都說了什么,也不確定視頻的那頭,操著一口福建口音的付貴還聽不聽得明白家鄉的方言,或許他聽得懂,或許那真的是埋藏在潛意識里呼之欲出的記憶。

視頻結束后,我問姑姑和父親的感受。

姑姑說:“我只盼望著他快點好起來,快點回來!我要在家里給他辦酒席,我縣城里的房子都給他住,以后娃娃我來帶。”

說著說著,姑姑開心地笑了起來,有一種久違的釋然。

父親說:“他長大了,我知道他還活著,活得很好,我很高興。我也沒什么其他盼頭,也不想打擾他現在的生活,我就希望他過得好,過得比我好,他要是回來我就陪著他,待多久我都陪著他…”

這是我見到付貴父親以來,他說得最長的一句話。

……

短短三天,我見證了分離27年后找回親人的時刻,讓人揪心又欣慰。和他們一家相處的這三天,也感受到了最質樸最真摯的感謝。這種最簡單的感謝,讓我們更加意識到當技術找對了用途,是有溫度的。我們一定要找回更多孩子,讓更多被人販子打破的家庭在有生之年還能再見。

祝福付貴!祝愿付貴和家人早日在現實里相見!

4月1日是最后一輪驗證比對時間,當付貴和家人DNA匹配成功的消息傳來時,我們與寶貝回家微信溝通群中的所有人,都沸騰了!

只用一個月,百度人臉識別就成功幫助被拐孩子找到失散27年的親人?;褂惺裁幢日飧眉際躒嗽笨牡氖慮??!

2月27日

我的經理閆旭找到我,希望我來負責和寶貝回家合作“AI尋人”的技術協調。此前,閆旭和百度戰略合作部、百度企業社會責任部負責人在央視《等著我》錄制現場,向寶貝回家創始人張寶艷大姐詳細介紹了百度人臉識別技術,并當場確定了合作意向。

這個時候,Robin(李彥宏)還沒有在全國“兩會”上提出“AI打拐”的提案。不過,今年1月小度機器人參加《最強大腦》的時候,百度跨年齡段人臉比對技術就已經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連章子怡都在現場提議:“我們有很多走失兒童,長大后,親生父母都認不出來,但是小度可以幫我們辨別。”

寶貝回家在自愿者團隊的組建與培訓、與各地政府和公安的高效協同關系建設方面,做了長期細致扎實的工作,但在人臉比對方面,就非常需要技術公司的支持。寶貝回家平臺上有兩個照片庫,一是走失孩子尋找父母的“寶貝尋家”。之前,這兩個照片庫的篩選對比,主要靠志愿者的人工力量來完成,費時費力,而且人眼總有可能會產生紕漏。

這次合作的主要內容,就是幫助寶貝回家設計和實現信息的集中管理,讓所有線索匯聚起來,加上百度的跨年齡段人臉比對技術,幫助寶貝回家眷找到高疑似案例,交給志愿者追蹤和落地線索。

這個工作看似簡單,背后卻需要從算法到篩選、標注等各項技術支持。接受項目后,我先后邀請了IDL(深度學習實驗室)、AIP(AI平臺部)、AIQA(AI測試部)、眾測(平臺測試部)等多個部門的十幾位技術同學加入,成立了“AI尋人”虛擬團隊。參與項目的同學,其實都有日常工作,他們犧牲了下班和周末的時間,來共同搭框架、跑數據、把案子往前推進。項目組成員每周工作時間基本超過了70小時。

人臉識別技術基本原理,是從人臉照片上,提取所有的面部特征(眉毛、眼睛、鼻子、臉型輪廓等),把這些特征換算成不同維度,并給每個維度配比上不同的權重。當兩張照片進行對比時,會針對每個維度挨個對比,得出每個維度的相似度得分,再根據每個維度的權重比例計算出總體的匹配度得分,給出兩張臉的相似程度。針對寶貝回家平臺的數據類型,IDL深度實驗室的人臉團隊用大規模的跨年齡數據和親子照數據進行深度學習的訓練,用訓練好的模型進行跨年齡人臉照片比對。

3月6日

我前往吉林通化寶貝回家總部,與寶貝回家工作人員溝通獲取數據;3月9日,百度開始進行比對分析。

進入實際操作我們才發現,照片篩選對比的難度遠遠比我們預估的要大。首先是數據量不小,寶貝回家提供的第一批數據,超過2萬張,而且其中還有許多無效照片,如部分人員去世或失蹤、無法追尋等。此外,還有照片不規范的情況,如照片經過美化、照片中人物過多、父母無孩子照片直接上傳父母本人照片、比對年齡區間較大等,都給比對工作增加了難度。

為了提高識別成功率,我們也是反復嘗試了各種策略。例如,在出生日期上,將出生日期前后浮動兩三年把范圍鎖定,再利用遺失地點等其他條件,把范圍縮小,在小的范圍內做比對以提高成功率。

每天下來,技術團隊要比對上千張照片。其實在篩選照片時候,我們心情非常矛盾,一方面希望能快點篩選匹配對象,讓失散的親人們早日團聚;一方面,其實也有點擔心會不會篩選錯誤,讓一個家庭失去了團圓的機會。

3月中旬

我們把第一批篩選出來的數十組匹配分數較高的照片提交給了寶貝回家,其中有兩組照片是高疑似的,其中一組就是付貴。在這個時候,我們才發現寶貝回家的日常工作是多么繁瑣和艱巨,對當事人的信息的核對、聯系父母所在地公安推動DNA匹配等,都需要復雜的溝通。

4月1日

最終,我們得到了付貴匹配成功的消息!曾經參與《最強大腦》比賽的項目組同事感慨地說:“太有成就感了,跟參加節目不一樣。”

我的經理閆旭作為一個母親,對這件事的感受比我們這群理工男們要更加深刻。她分享了一個自己的故事:“我的小孩3歲時,我愛人帶他在一個人很多的廣場玩,一轉眼就找不到他了。我愛人找了5分鐘沒找到立刻給我打電話,我當時在公司,跑出去打了出租車往回趕,過了10多分鐘我愛人告訴我找到了,我當時的感覺不是喜悅,而是崩潰,在這十幾分鐘里我想到了無數的可能,是我有生以來最難熬的十分鐘。”

現在,我們和寶貝回家的合作已經進入穩定開發期,未來會有更多成功案例。同時,百度人臉識別技術會在識別過程中不斷學習,利用正確的對比照片,不斷糾正調整臉部特征維度的權重比例(如鼻子的權重數很高,識別時就重點進行鼻子的比對),以提高精確度。

衷心希望,百度人工智能可以幫助到所有被拐兒童的家庭。

現在,付貴的身體正在慢慢恢復。相信很快,他和家人們就能團聚,彌補這次視頻通話的遺憾。

 


《29歲男子被拐多年,因吃烤魚尋回親媽》來源網絡整理或網友供稿,修改信息錯誤之處或投稿請聯系我們。小編QQ:1-2-6-5-1-8-0-1-8-5
  • 綿陽警鐘街小學學區劃分范圍一覽表(2017-2018最新版)05-28
  • 2017-2018綿陽市南街小學學區劃分區域說明及詳細劃分分布圖05-28
  • 關于2017年德陽市北街小學學區劃分區域說明及分布圖05-28
  • 2017-2018年德陽市第一小學學區劃分劃片說明最詳細版05-28
  • 德陽實驗小學(淮河路校區)學區劃分范圍一覽表(2017-2018最新版)05-28
  • 2017-2018德陽市實驗小學學區劃分區域說明及詳細劃分分布圖05-28
  • 2017-2018攀枝花第九小學學區劃分區域說明及詳細劃分分布圖05-28
  • 關于2017年攀枝花第六小學學區劃分區域說明及分布圖05-28
  • 2017-2018年攀枝花第四小學學區劃分劃片說明最詳細版05-28
  • 攀枝花第二小學學區劃分范圍一覽表(2017-2018最新版)05-28
  • 2017-2018攀枝花攀枝花市第一小學學區劃分區域說明及詳細劃分分布圖05-28
  • 關于2017年自貢匯西小學學區劃分區域說明及分布圖05-28
  • 2017-2018年自貢蜀光綠盛實驗學校南湖分校學區劃分劃片說明最詳細版05-28
  • 自貢蜀光綠盛實驗學校學區劃分范圍一覽表(2017-2018最新版)05-28
  • 2017-2018自貢匯東實驗學校學區劃分區域說明及詳細劃分分布圖05-28

  • 29歲,男子,被拐烤魚,親媽相關文章

    • 29歲男子被拐多年,因吃烤魚尋回親媽04-1429歲男子被拐多年,因吃烤魚尋回親媽

      29歲男子被拐29年吃烤魚尋回親媽,中國人對于美食有著獨特的情懷,永遠忘不了的就是家鄉的味道,一個29歲的男子就因為吃的家鄉的烤魚而懷疑自己的人生。4月14日訊今晨,

    • 美國司機開車發短信致13人死忘05-06美國司機開車發短信致13人死忘

      現在生活中私家車越來越多了,很多時候會出現不同程度的交通事故。如果統計出來這個數字還是很嚇人的。據2016年全國交通事故統計數據,“公安部交管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共發生貨車責任道路交通事故5.04萬起,造成2.5萬人死亡、4.68萬人受傷,分別占汽車責任事故總量的30.5%、48.23%和27.8

    • 四川破獲人體藏毒案,體內排出重400余克的毒丸05-06四川破獲人體藏毒案,體內排出重400余克的毒丸

      經審訊:該男子稱其2017年3月前因做水產生意破產后急于還債,在網上認識了一名叫“黃鶴樓”的男子,并找到一份運輸毒品的工作。26歲的趙某明知運輸毒品是犯罪,但為了1萬余元的報酬,仍然鋌而走險

    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 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 作品聲明 | 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 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 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可可簡筆畫是由簡筆繪畫愛好者玉龍先生(網絡用名:玉龍鎧甲)創辦的一家免費簡筆畫教程網站.如有聯系請致信:yulong#www.pczeli.com.cn
    Copyright © 2012-2015 可可.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版權所有 禁止盜版 |

    工信部ICP備案號 蘇ICP備105261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