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當前位置: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 小故事 > 正文

晋城市福彩中心:靈異故事之英雄

發布時間:2017-04-15 15:46編輯:小妖UU來源:可可

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www.pczeli.com.cn 【序。電話】
“七妹!七少真的半年前就死了,對嗎?”
七少的全稱是邪七少,是我的男友小七在游戲里的名字,半年前,他因癌癥而去世。
在小七去世前的一年里,我不顧父母反對,毅然辭去工作,來到這座小城陪他度過生命里最后的時光。在這一年中,我和芝姨兩個女人,因了共同愛著的男人,也逐漸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小七去世后不久,芝姨就患上老年癡呆癥。為了讓小七在天之靈能夠安心,我在這座小城市找了份工作,與芝姨相依為命。
接到電話時,我正在陪著芝姨散步。秋葉在枝頭搖搖欲墜,天空很晴,但有許多云朵。芝姨挽著我的胳膊,突然指了指一朵淡灰色的云,說:“小七回來了。”
零啾啾的電話就是在這個時候打進來的,她聲音干澀、語氣緊張,“七妹,七少真的死了嗎?”
為了陪他,我也在那游戲里創建了一個叫做“邪七妹”的角色,而零啾啾是我們共同的好友。
我說:“他的葬禮,你們都來過的。”
零啾啾的聲音顫抖著:“可是他回來了!在游戲里,在YY里,連聲音都一模一樣??!”
“不可能??!”我望著芝姨,她正盯著那朵云,幸福地笑著。
【第一章。英靈回魂】
1.
邪七少是人類的英雄,他死了,死得哀慟天地。
2.
我們都是神的孩子,出生在由神庇佑著的極樂世界。我們被稱作神的守護者,每天無憂無慮,隨隨便便出門打幾次獵,挖幾棵仙草,或者幫村子里的老者跑跑腿,就能很快升到12級。
每個升到12級的守護者,都必須面對決定一生命運的抉擇,下凡到人間,轉職成為人類或者猿族。人類善用兵器,猿族體能強大擅長發揮自身的天賦,兩個種族本是同根,卻在進化過程中演變成不共戴天的仇敵。人類和猿族有著各自的地盤,他們樣貌不同,語言不通。兩個種族的玩家相見時,只能識別對方的名字。他們之間不但無法交談,更無法組隊、無法交易,他們只能做兩件事,要么打,要么逃。
很多追求刺激的好戰分子選擇了猿族,他們的天賦就是好戰,體型強壯粗狂,深得男性玩家喜愛。而選擇人類的玩家,多是被功能各異的武器吸引,或者是喜歡人類俊美外形的女性玩家。因此,玩家們的性格也十分符合游戲里的種族設定,人類保守而貪圖安逸,猿族暴躁好戰。隨著玩家級別的提高,這種區別越來越明顯,猿族在戰斗中占據了優勢,四處燒殺搶掠,而人類則為了好看的外形服裝和奇特的裝備武器而沉溺在副本中。
久而久之,人間的大部分城市都被猿族占領,若不是雙方的主城無法被占領,只怕人類早已沒有立錐之地。猿族無處不在,人類練級的森林,捕魚的湖泊,采礦的山坡,經常有猿族出沒,就連人類的副本門口,都常年盤踞著大量的猿族。很多人類玩家無法升級無法下副本,玩得十分壓抑,他們或者干脆放棄了這款游戲,或者轉而建立新的賬號去玩猿族。于是,猿族的實力越來越強大,人類越來越不堪一擊。幸好游戲運營商及時發現這一問題,為了控制兩個種族的勢力比,在轉職的環節限制了猿族的人口增長,否則這游戲只怕早就黃了。
即便如此,人類仍長期處于劣勢。他們也曾組織過反攻,也曾想搶回地盤,但因人數和裝備上造成的差異,都以失敗而告終。
是邪七少,這個人類戰士,是他挽救了人類。
他雖然沒有極品裝備,也沒有犀利的手法,但他有著出色的指揮才能和非凡的個人魅力。他先是在YY(一款團隊語音工具軟件)上創建了人類聯盟頻道,然后將人類中各大社團的頭目叫到一起,組成“人類反擊聯盟”。然后,他將各個社團的玩家統一編制,組成諸如前鋒、主力、補給、醫療種種不同職責的部隊,又購買了幾個猿族的游戲賬號作為內應,搜集情報的同時,挑撥猿族幾大公會之間的矛盾。不久之后,在邪七少的帶領下,人類對猿族進行了有效的反擊,不僅奪回了大部分城池,也給了人類玩家許多信心,成為種族的精神領袖。盡管他每次指揮戰斗時都在言語上對猿族百般羞辱戲謔,但那些猿族的玩家在憎恨他的同時,又都對他有幾分欽佩和感謝,畢竟是因為他的出現,才令這游戲玩得更有激情。
可是,邪七少死了——玩“邪七少”這個角色的玩家死了。他本來就是一個癌癥患者,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他放棄了治療,選擇在虛擬世界里,實現自己人生中別樣的輝煌。
靈異故事之英雄
那天晚上,人類和猿族正在進行著一場最為激烈的戰斗,這場戰斗將決定著望神山的歸屬。只要奪回這座山,人類就能繼續獲得豐富的礦產用于打造裝備,還能將掉落“神祗系列”極品裝備的BOSS也納入自己的地盤。他在YY語音里用充滿磁性和激情的聲音對著成百上千的人類玩家喊道:“兄弟們!成敗在此一戰,不要被那些長尾巴猴的黃板牙嚇倒,他們不是齊天大圣,他們沒有金箍棒,他們只是一群沒進化干凈的猴子,只配被我們關進動物園的猴山上扔香蕉皮!兄弟們,不要退縮,不要畏懼,在山腳定好復活點,給我死命向上沖!奪回我們的金礦,奪回我們的神木,奪回我們的BOSS,奪回我們人類最后的尊嚴!兄弟們,沖!拼命沖!”
戰斗正到酣處,他突然喊了一句:“給我往死里沖!”便再也沒有了聲息,他的人物角色矗立在半山腰,保持著戰斗姿勢。
而此時,我就坐在小七身旁。他戴著耳機,一手按著鍵盤一手握著鼠標,歪歪地靠在電腦椅上。他死了,臉上的表情既興奮又不甘,但我知道,他沒有遺憾。
我默默關閉了游戲,叫來了芝姨。
望神山一役,因了邪七少的突然掉線而失敗。
第二天,我在YY上告訴大家,他死了,在虛擬的戰場上,死于癌癥。
3.
之前,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情況和病情。如今他的死,哀慟全城。一個身患絕癥被病魔折磨著的少年,從未在人前提及自己的苦痛,只將快樂和希望帶給游戲里的每個人,將樂觀和豁達傳遞到這個虛擬世界的每個角落。人們在游戲的官網上發布了悼詞,又聚集在主城里舉行著各種各樣的哀悼活動。雖然只是一場虛擬的游戲,但邪七少帶給每個人類玩家的熱血和激情,卻是實實在在真真切切的。
后來,不知是誰提了一句:“我們去參加邪七少的葬禮吧?”
于是,數十名有錢又有閑的玩家,或開車、或坐火車、或乘飛機,從四面八方匯集到這座小城市。葬禮結束時,我哭著給每個人手里塞了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邪七少的游戲賬號和密碼。我說:“如果你們想他了,就上去看看他,不要忘記他,你們是他最后的生命里最珍貴的朋友。”
邪七少的賬號里并沒有什么極品裝備,再加上這個賬號本身是知名人物,人人都知道這個玩家已經死了,并在死后把賬號送給了那些想念他的人。就算有人敢賣,也沒有人愿意買一個如此特殊的號。因此,他的賬號完全沒有被盜取或被再次使用的價值,它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紀念一位游戲中的英雄。但是,突然有一天,當人類在戰斗中再次失利,勾起了某個人對邪七少的思念,于是他翻出曾在葬禮上得到的賬號密碼,想上線懷念一下昔日的戰友時,他發現,密碼錯誤。
每個擁有邪七少賬號密碼的人,都提示密碼錯誤。這意味著,他們中的某一人,擅自修改了邪七少的密碼,將這個號碼據為己有。曾經去參加邪七少葬禮的人,多數都是各大社團的骨干。此刻,他們聚集在同一個YY頻道,互相猜忌、指責,又各自申辯。邪七少死去后,人類的聯盟本來就名存實亡勉強維持,經此一事,徹底宣告瓦解。
終究只是一場游戲而已,除了邪七少這個將游戲當做人生中最后一場精彩的少年之外,誰對誰又能有幾分真誠?只要在這虛擬中肆無忌憚地圖個痛快就好了,誰會在乎一堆數據的榮辱成敗?
從那以后,邪七少再也沒有上過線,他逐漸在大家的記憶中淡去。
4.
接到零啾啾的電話后,我懷著復雜的心情嘗試登陸小七的游戲賬號,果然,系統提示密碼錯誤。于是我馬上登陸了我們一同戰斗過的YY頻道,零啾啾和另外幾個密友,早就等在那里。據零啾啾說,邪七少在一個星期前,突然在游戲里和YY里高調上線。
那天,被猿族壓迫得忍無可忍的人類終于爆發,再次在望神山向猿族發起反攻。臨時選出的指揮并不給力,人類潰不成軍。就在這時,有人突然大叫一聲:“七少!七少上線了!”
果然,在望神山的半山腰,在猿族烏壓壓的大軍里,在小七最后下線的地方,邪七少這個名字白晃晃地出現在那一堆紅名里。
被擊退到山腳的人類仰望著山腰那個名字,百感交集。
突然,YY里一聲大喝:“兄弟們!給我往死里沖!往死里沖!把這些長尾巴猴的黃板牙給哥撬下來!把這些渾身長毛的蠻族趕出望神山!”
這充滿磁性的聲音是那么熟悉,那么蕩氣回腸,那么振奮人心。大家仿佛回到了半年前團結一心抵御猿族的美好時代。
“我們人類的勇士向來勇往直前,在群戰中不需要治療的照料,就算有治療加血也加不過來。因此,所有治療師留守復活點,第一時間給死回去的勇士加滿血,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投入戰斗!戰士們不要怕死,拿起你們的長劍和盾牌,給我沖到最前面!法師們不要太沖動,跟在戰士們身后向前推進,發揮你們的遠程攻擊優勢,握緊法杖,集中火力秒掉沖在最前面的猿族!弓手給我聽好了!馬上從你們現有的部隊里退出來,像以前一樣組成專門的弓手部隊,給我繞到猿族的后方,遠程射殺猿族的法師!兄弟們!血洗恥辱的時刻來臨了!為了我們的兄弟、我們的姐妹,我們的愛人,為了我們的家園和種族的榮耀,給我殺!殺??!只有一個字,殺!殺!殺!”
只有30秒,在邪七少處于上線?;ぷ刺惱?0秒,人類的軍隊如打了雞血般,迅速反撲至半山腰,邪七少看到增援已到,飛快躍起,揚起巨弓,向早已瞄了30秒的猿族指揮射去,然后和戰友們一起,將熱血鋪在反攻的每一步上。
望神山一役,人類以少勝多,以寡敵眾,大勝。
YY里歡騰一片。這時,頻道里突然有人大聲問:“剛才指揮的人是誰?”
頓時,世界安靜了。
大家都聽得出,那熟悉的聲音,就是邪七少。是半年前死于癌癥的邪七少,是游戲賬號送給密友之后又神秘被盜的邪七少。
當回過神兒的人們從游戲界面切到YY頻道界面時,剛才在YY里指揮的人已經離開了,右側的聊天屏上,只留下一條系統提示:
邪七少已經退出頻道。
零啾啾講到這里時,停頓了幾秒,然后十分小心地問:“七妹,邪七少,是真的死了嗎?”
我說:“我親眼看到他的尸體被推進了焚化爐。”

【第二章。虛擬復生】
1.
芝姨抱著小七的照片,躬著肩,瞇著眼睛坐在電腦前偷菜。她摘下我頭上的耳機,笑著說:“小七給我的牧場添草了。”芝姨用著的電腦,正是小七生前的那一臺。
我重新戴上耳機,在YY里和大家敷衍了幾句,然后登陸小七生前的QQ號,果不其然,密碼錯誤。我又登陸自己的QQ,進入小七的QQ空間,他農場里的牧草是三個小時前剛種的,牧場里的動物也是不久前新放養的,QQ餐廳里不但加滿了菜,雇滿了人,還重新裝修了一番。桌椅是最有效率的擺法,空出的地方用草坪和鮮花擺出一個大大的心形,心形中間還用盆栽擺了一個“心”字。
心,是我名字里的最后一個字。
難道小七真的回來了?難道就像無數個小說里描寫的那樣,他的靈魂依附在互聯網上?
就在這時,零啾啾在QQ上給我發了一個抖動窗口:“邪七少上線了,就在主城交易所門口!”
于是我急忙登陸邪七妹的角色,匆匆跑到交易所門口。
果不其然,邪七少就站在那里,像他生前一樣,穿著很普通的裝備,一副很好欺負的樣子。此刻,他正站在一個叫做“澳門賭場管理員”的人物旁邊,普通頻道上不時彈出他和澳門賭場管理員ROLL點的提示信息。
這款游戲有許多多人副本,需要六人或者更多的人組隊才能完成,由于副本中掉落的裝備是有限的,而這些裝備隊伍里可能兩三個人都有需求,因此,游戲在裝備分配方式上提供了多種選擇,其中一種“隨機分配”方式就是ROLL點。就好像投色子,誰的點數大,裝備就歸誰。這個裝備分配系統就是賭博的基本道具。玩家只需要在對話框里輸入一個簡單的命令,就能隨機投出1—100不同的數字。澳門賭場管理員就是一個靠在游戲內開設賭場盈利的小工作室,他只玩比大小,簡單、直觀,不需任何技巧,輸贏全憑運氣。他賺錢的方式很簡單,比如A和B賭,他們必須先把賭資交易給他,每局結束后,他會按照所壓的賭注,把游戲幣交易給贏的一方,自己則抽取少量傭金,這樣參與賭博的雙方就不會擔心對方賭輸了賴賬。
由于他這個工作室比較有信譽,很多賭徒都信任他。有時候,他們也會要求和澳門賭場管理員賭,因為他手里持有大量游戲幣,可以賭得大一點,更刺激。每個人都知道澳門賭場管理員的賭運很差,輸多贏少,但他們并沒有注意到他輸的都是小額賭局,贏的都是大宗游戲幣。能夠不動聲色地贏錢,需要一套很高超的、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技巧,什么時候輸,什么時候贏,都是有學問的。除此以外,還需要一件秘密武器——干擾ROLL點系統的作弊軟件,能夠隨意投出自己想要的點數。
此刻,小七的身邊已經聚集了許多人,大家議論紛紛。
有人干脆很直白地問他:“嗨!七少!你是鬼嗎?”
“小澳門,你小心了哦,現在跟你賭的家伙不是人!”
邪七少并不理會周遭的議論,他賭得專心致志,甚至連我站在他身旁都未發覺。
澳門賭場管理員已經連續輸了很多場,急了眼。這一次,他和七少都押上全部賭資,總計游戲幣600億,相當于人民幣6萬元。
澳門賭場管理員說:“我先ROLL。”
邪七少說:“隨意。”
系統提示:澳門賭場管理員ROLL出了100點。
顯然,這家伙用了作弊軟件。100點也就是最高點,就算邪七少也ROLL出100點,也算輸。就如游戲的裝備分配系統一樣,如果兩個ROLL了同樣的最大點數,則先ROLL出最大點數的人獲得裝備。這一規則同樣被用在賭局中。
這時,又出現一則系統提示:邪七少ROLL出了101點。
人群里一陣驚呼,連那澳門賭場管理員都傻了!怎么可能會有人ROLL出101點?
澳門賭場管理員吼道:“你用了什么ROLL點掛?竟然比我的都厲害,竟然能ROLL出101?”
邪七少說:“看來,你終于肯承認你用ROLL點掛了。”
人們起哄道:“既然你倆都用ROLL點掛,那么這也算一場公平的賭局!小澳門你技不如人,趕緊給錢吧!”
“給錢吧!給錢吧!”一時間“給錢吧”三個字充斥了所有聊天頻道。
澳門賭場管理員在一陣叫罵聲里,賴賬下線了,緊接著,邪七少也下線了。
澳門賭場管理員一激動自爆使用ROLL點掛內幕,自然信譽掃地,沒臉再上線開賭場了。當然,他也不可能再上線了。當天晚上,官方論壇就出現一條重磅爆料帖,帖子的標題是:“英雄少年邪七少死而復生,賭場老板小澳門暴斃身亡!”
帖子的一開始,先給出了一個鏈接。是一個月前一個大學生玩家發布的,他因一時鬼迷心竅在澳門賭場管理員那里輸光了所有游戲幣,想翻本,就用學費買了三百塊的游戲幣,結果又輸了。他不甘心,于是總是抱著贏回學費的僥幸心理一路賭下去,竟然輸光了所有學費。因此他向大家求救,問問應該怎么辦?很多網友在此帖中的回復極為惡毒,都說他不該迷戀賭博、咎由自取,死也活該。那個大學生卻一直沒有再回過貼,幾天后,和他一起玩游戲的同學在論壇說,他家境其實并不好,因為輸光了學費,悔恨交加,自殺了。
那個鏈接里最后一個回復人是邪七少,他說:“我幫你討個公道。”
發帖人將這個回復截圖貼在了鏈接下面,又放上游戲中邪七少ROLL出101點的截圖。然后,他又發了一張報紙的照片,照片中是一個豆腐塊新聞,說某男子在網吧暴斃身亡,而這個男子,是以在游戲中開設賭場為生,他在游戲中的名字叫“澳門賭場管理員”。
2.
我站在邪七少下線的地方,一動不動,專等著他上線。我一定要親口問問他,他究竟是誰?是人是鬼?如果是鬼,他為什么不來找我和芝姨反而在網絡上興風作浪,難道他不知道我和芝姨是多么想念他嗎?如果是人,他為什么要盜取小七的所有網絡資料裝神弄鬼?無論他是人是鬼,我必須要知道,澳門賭場管理員是不是被他殺死的?即便他利用作弊軟件謀取非法利益,即便他害人無數罪該萬死,那也不應由他來懲罰。我認識的那個樂觀豁達、永遠心存善良的小七,絕不是這樣的人!
我一面盯著游戲界面,一面不時切換到QQ空間頁面,刷新他的動態。果然,深夜時,在他給芝姨的牧場添滿了牧草之后,游戲好友名單里的“邪七少”亮了,一秒后,他出現在我眼前。在我將鼠標放在他身上的同時,發現他的目標也是我。于是我知道,此時此刻,倘若他是人,他的鼠標也正點著我;倘若他是鬼,他正在網絡里望著我。
我密語他:“小七?”
他沉默了很久,不做聲,然后轉身跑向傳送石。于是我也跟著他奔向傳送石,同時在好友名單里刷新他的最新位置,如影隨形地跟著他,不停地追問他:“小七,是你嗎?是你嗎?……”
終于,他回話了:“是。”
我又問:“你是鬼嗎?”
他說:“是。”
我又驚又喜,正準備多問幾個問題,身后卻傳來嚶嚶的哭聲,是芝姨。她并未完全老年癡呆,偶爾清醒,憶起小七的死,就會捧著他的照片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有時候我甚至希望芝姨能癡呆健忘得徹底一點,這樣她起碼能過得快樂。
芝姨說:“心心,趁我現在清醒,你聽話,回到你的城市,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吧!莫說你與小七并未結婚,就算結了婚,我也不能這么拖累你??!我還有些積蓄,離開前,你用這些積蓄將我送進養老院,偶爾打個電話給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急忙起身,緊緊抱住她,在她耳邊說:“芝姨,快別這么說了。我要是不管你,怎么對得起小七對我的愛?”
芝姨哽咽著說:“你這個自私的丫頭,你有沒有想過,我如此拖累你,又怎么對得起小七?”
我抬起眼,望著小七的遺像,他笑得那么燦爛。我說:“芝姨,你不要我了嗎?你若不要我了,以后思念小七時,誰能陪我一起哭泣呢?”
說罷,我們抱頭痛哭。
待我哄睡了芝姨回到電腦前時,邪七少已經下線了,下線前,他留下一句話:“你值得擁有幸福。”
3.
邪七少,我的小七,徹底復活了。除了不能擁抱,不能親吻,不能親手感觸他的體溫之外,他和真正的復活并沒有兩樣,他的QQ,他的YY,他的游戲角色,都復活了。
每天,他都會在QQ上陪著芝姨聊天,在游戲里陪著我打怪、下本、城戰。他甚至能像一個真正的活人那樣養家糊口。
游戲中有極為苛刻的裝備強化系統,所有的裝備都可以通過強化來增強屬性,越是極品的裝備,強化后提升的幅度就越高。強化的最高等級是10,若一件極品裝備能強化到10級,將獲得神的祝福,不但外形變成耀眼矚目的金黃色,屬性更是能提高10倍。但是,強化成功的幾率是很低的,倘若失敗,那么整件裝備就會砸碎并消失。因此,很多擁有極品裝備的人都不敢隨便強化,即便是有錢人,也頂多強化到四五級,畢竟極品裝備得之不易,一旦失敗就將兩手空空。
但是,邪七少強化裝備從不失敗。人們只當他是運氣好或者掌握了某種強化的竅門,紛紛請他幫忙強化,除了我,誰也不知道他真正的秘密。他每強化一件裝備,收1000元。這個價格看似貴,其實很劃算。一件極品裝備在交易網站就賣成千上百元,若不強化,總感覺如同雞肋,若強化,又很可能會血本無歸。目前,整個服務器只有一件將武器強化到10的超級有錢人,那件武器本身就值5000元,為了獲得強10的極品,他用了將近半年的時間花費了10萬元攢夠了20把武器,才最終獲得了一件強10的,其余的都被砸碎了。而如今只需要1000元,就能將裝備變成極品中的極品。玩游戲的有錢人也許不算多,但肯花錢的人卻非常多。他為了避免引起運營商的注意,一天只強化一件裝備,目前,請他強化裝備的人已經預約到了一個月以后。
小七是鬼,并沒有消費需求,他用于收錢的網銀,是我的賬戶。他讓我辭去工作,每天在游戲里陪著他。他說:“在離開之前,請讓我肆無忌憚地寵愛你一次,你值得擁有幸福。”
他總說要離開,卻又不說是什么時候,又為了什么。但我知道,就像電影里演的那樣,人鬼情未了終不會長久,他總有一天,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被迫離開。
所以我不再問他,每次望著游戲里那個一呼百應的邪七少,望著電腦前癡癡笑著與兒子聊天的芝姨,我就不停地對自己說:管他虛擬還是現實,管他是人類還是鬼魂,只要現在幸福就好,只要此刻擁有就好。
【第三章。零啾啾之死】
1.
小七在網絡中“復生”自然是個不可言說的秘密,為了掩人耳目,我對大家說:“他是小七的表哥,聲音和性格都和小七一樣。我曾告訴過他邪七少的賬號密碼,但后來卻忘記了。因此當他決定代替小七將邪七少這個角色玩下去的時候,我并不知道?;購煤罄粗懶聳登?,要不然還真以為鬧鬼了呢!”
網游本來就是虛擬的,很多人在一起玩了三五年,也不見得知道對方的底細。再加上“小七的表哥”不但和小七一樣具有非凡的指揮才能,像小七一樣熱情奔放、開朗豁達,而且操作手法堪稱一流,他比小七本人更受歡迎和愛戴。他接手邪七少的賬號后不久,就為他換上了一套極品裝備,全部強化到10。此時的他,無論是才能、魅力、操作還是裝備,都堪稱人類的領袖。因此,人們不但欣然接受了他,還有很多整日泡在網絡上的小姑娘對他十分仰慕,時常黏著他大獻殷勤,其中就包括零啾啾。
前面說過,零啾啾是我和小七共同的朋友,她其實是個善良可愛的女孩,人并不壞,壞只壞在,她對這個虛擬英雄的仰慕已經無法遏制。早在小七在世時,她就暗戀小七,只因我和小七是以情侶身份一起玩游戲,是現實里的戀人,因此她一直把對小七的愛慕埋在心里。但是現在,這丫頭心里不平衡了,邪七妹你憑什么呢?如今的邪七少又不是你的戀人,而是一個全新的邪七少,你的戀人已經死了,干嗎連他的表哥也要霸占?
于是她公開向邪七少展開了追求,每天黏著他大獻殷勤??尚捌呱俑靜渙燁?,仍舊只愛我一個。因為他根本不是什么表哥,而是小七本人。
后來有一天,零啾啾突然“腦袋開竅”,她自作聰明地認為,邪七少之所以迷戀我,是因為他見過并且認識我本人,但卻沒見過她,不知道她有多可愛多漂亮甚至多有錢。她從我和七少的聊天中,揣測我們一起住在小七的家里,于是決定“送貨上門”。
她曾參加過小七的葬禮,知道我們住在哪里。她一心想給邪七少一個“驚喜”,來的時候并未告訴任何人。偏偏她到我家時,我正好去超市買菜,只有芝姨一個人在家。
當時,芝姨恰好清醒,知道她是小七游戲中的朋友,于是十分歡喜地招待她。她們正聊著天,芝姨的病又犯了,嚷嚷著要吃巧克力。零啾啾一心想巴結邪七少的“小姨”,于是就帶她出去買。她并沒意識到芝姨有老年癡呆,況且她在這里人生地不熟,剛出門不久,就把芝姨弄丟了。零啾啾起初以為芝姨自己先回家了,正打算回去找她,卻在不遠處的路口發現了她的尸體。
她出車禍死了。
零啾啾嚇壞了,心想反正也沒人知道我來過,于是就偷摸逃回了家,隱瞞了一切。
殊不知,小七為了幫我更好地照料芝姨,在她的身上放了小型監控紐扣,當零啾啾帶著芝姨出門時,小七就用飛信從電腦上給我發了短信。
后來,我和小七在游戲中質問零啾啾,她卻因為害怕,對這一切矢口否認。
2.
在芝姨葬禮那一天,零啾啾死了。我獲知她的死訊,依舊是在游戲的官方論壇上。
發布她死訊的那個人,和上次爆料澳門賭場管理員的,是同一個ID。
帖子的標題是:“無知少女仰慕英雄害死患病老人,蒼天有眼殺人兇手慘死家中”。
帖子里只有兩個視頻。第一個視頻,是零啾啾帶著芝姨出門,芝姨被汽車撞死。這個視頻的拍攝角度明顯來自芝姨身上的監視紐扣。第二個視頻,是零啾啾在浴室里被燙死的畫面。視頻里,她拼命拍打著浴室的磨砂門,卻怎么也打不開,最后,只在那扇門上,留下了一片猩紅的手印。由于這兩個視頻非常血腥暴力,在發布后不久就被論壇和諧了,但是,仍舊有許多人看到了視頻,并針對這兩個視頻重新開帖討論,一時間傳得沸沸揚揚。
只有我知道,是小七的鬼魂為了替母親報仇,殺死了零啾啾。直到此時,之前被我刻意遺忘的澳門賭場管理員死亡事件,又浮上心頭。我知道,他們都有錯,他們都間接害死了無辜的人,可即便如此,我仍覺得小七做得十分過分。想不到他變成鬼魂之后,竟然如此偏執!
當我在游戲中找到邪七少時,他正在武器房為了幫我打造夢寐以求的頭盔而揮汗如雨。我望著這個在網絡中給予了我一切的男人,只覺得他仍是他,卻又不像他。
我密語他:“是你嗎?是你殺了零啾啾嗎?”
他倒也坦誠,說:“是。”
我坐在電腦前淚如雨下:“為什么?難道你變成了鬼魂后,也喪失了人性嗎?”
他轉過身,凝望著我,“你一向不都希望我這么做的嗎?”
我驚訝道:“你怎么會有這么荒唐的想法?”
他說:“你忘了嗎?每每你看到強者欺負弱者,都會讓我去扶弱凌強的??!還記得上次你朋友在練小號時被猿族欺負,咱倆不是一起在她練級地點,把那些猿族殺得屁滾尿流,還跑去猿族的地盤殺他們的小號幫你朋友出氣解恨?;褂?,上次你在副本門口被一個猿族偷襲,我知道后,就帶人去堵猿族的副本門口,專殺那個曾偷襲你的人,讓他連續一個星期都不敢下副本。你后來知道了這件事,還感動得一塌糊涂呢!你分明喜歡被我?;ぷ?,喜歡我毫不留情地報復那些傷害你和你朋友的人!”
我吼道:“那是游戲??!”
邪七少問:“有什么不同嗎?”
我說:“當然不同,游戲只是虛擬的,人死了還可以復活,可你殺死的,是活生生的人??!”
邪七少說:“我在這個世界里殺死的猿族,也是活生生的??!還有,難道電腦外的那個世界里,沒有復活點嗎?就算沒有復活點,也可以從雜貨商那里買復活石,或者讓治療師使用復活技能吧?”
我愣住了。
這個人,這個一身鎧甲英姿颯爽人人仰慕著的邪七少,這個通過網游讓我衣食無憂的邪七少,他不是小七,不是人,更不是歷經了人生之后的鬼魂,他是怪物,不折不扣的怪物!
我瞪大了眼睛,透過電腦屏幕望著他,一字一句地說:“你,不是小七!”
“我是!”他急忙說,“我是!我是!”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不知道你是一個隱藏在暗處盜取了小七賬號的變態黑客?還是依賴網絡而生存的某種怪物,但我知道,你絕對不是小七!絕不是!”
說完這句話,我退出了游戲,點擊了游戲卸載。
望著飛速閃爍著的卸載讀條,望著墻壁上小七和芝姨的遺像,望著窗外刺眼的陽光,久違的真實的世界撲面而來,有痛失所愛的徹骨悲傷,也有美好甜蜜的回憶,而我,必須鼓起勇氣,面對嶄新的明天。樓下車水馬龍,幾個小孩在人行道上嬉鬧著,其中一個跌倒了,哭得稀里嘩啦,那聲音如此真實,一如窗外無盡的高樓,高樓里日復一日為口糧奔波的人們,或貧富,或悲喜,或精彩,或枯燥,不及游戲中的世界唯美,不及游戲里的生活刺激,但卻是赤裸裸的真實。
說實話,我雖不肯再見他,也因他并非真的小七而不再愛他,但我并不恨他也不怨他,我想,他只是企圖按照自己的世界觀,來愛一個傷痕累累的我。因為他說,我是一個值得擁有幸福的人。
2.
我望著電腦屏幕上那封信,心中充滿了哀傷,我很想他,想邪七少,那個游戲里的邪七少。于是我嘗試輸入了邪七少的賬號和密碼,這一次竟然能順利登陸游戲,看來,他真的走了,永遠的,而現在傻乎乎地站在屏幕里的,只是一堆沒有生命的數據而已。
這時,屏幕突然閃了一下,系統提示“其他用戶嘗試登陸,您已被迫踢下線。”
難道剛剛裝好游戲就遇到了盜號者嗎?
我急忙再次登陸,試圖將對方踢下線,但卻沒有成功,系統提示密碼錯誤。于是我又登陸邪七妹的賬號,剛一上號就看到邪七少站在我的旁邊,似乎是專等我上線一般。
我試探著問:“請你把這個號還給我好嗎?這個游戲角色對我很重要。”
他問:“有多重要?”
我說:“邪七少是我的愛人,死去的愛人。”
他問:“你死去的愛人不是小七嗎?”
我說:“小七是,邪七少也是。”
他突然發來組隊邀請,說:“小七是你死去的愛人,邪七少卻不是,因為他沒有死。你是愛小七多一點?還是愛邪七少多一點?”
我說:“都愛。”
我當初回到父母身邊時,將小七的電腦也當做紀念帶了回去。而剛才我就是用這臺電腦登陸了邪七少的賬號。我想,這臺電腦里,一定早就中了病毒。
感謝這病毒。
3.
人鬼戀雖不能長久,但起碼能等到結局,或者灰飛煙滅,或者投胎轉世再續前緣。
而人和一個游戲虛擬角色之間的愛情,又會等來怎樣的結局呢?
我不知道。
在那一天來臨之前,誰都不知道。


【尾聲】
1.
一年之后的某天,已經回到父母身邊、努力適應新生活的我,意外收到一條游戲運營商發來的短信。大意是:由于他們與游戲開發公司續約失敗,這款游戲將從下個月起由另外一家公司代理運營。他們會將玩家的數據安全轉移,盡量不給玩家們造成任何損失。
一個月后,我又收到了游戲公司的短信,提示數據已經轉移完成,玩家們可以像以前一樣登陸游戲。那一刻,我心中涌起莫名的恐慌,不知為何,我突然想進入游戲,看看邪七少,想告訴他,無論他是誰,是什么,都要努力過得幸福,正如我一樣。
于是,我重新下載安裝了游戲。
由于數據轉移,游戲中的好友名單已經清空了,但郵箱里卻有一封來自邪七少的信——
七妹:
對不起,我確實騙了你,但請相信我絕非故意。你離開后,我潛入許多閱讀網站,讀了一些關于人類社會的書籍,才知道原來我們根本就生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直到這時我才知道,我并不是你愛著的那個小七,雖然我一直都以為自己是。
現在,我盡量用你的世界觀所能理解的語言,來描述關于我們的一切。
自從我有了感知的那一天,就被小七操控著在這個虛擬世界里四處拼殺。我很慶幸自己的操控者是如此具有魅力的人,我深愛著他,就像深愛著我自己。
后來,他在望神山一戰中,突然離我而去。從此以后,我陷入了長久的黑暗。偶爾,有人會將我喚醒,那些人各不相同,但都不是小七。后來有一天,一個人將我喚醒之后,他的電腦里出現了異樣,一個神秘的家伙告訴我,他叫絞刑架,是一個具有智慧擁有無限生命力的病毒,他可以幫我獲得真正的自由。
于是,他讓我獲得了新生,讓我可以變成小七,完成他不能繼續的夢想。
起初,我并不知道自己是誰,直到那天透過電腦屏幕看到你和芝姨相擁而泣,關于小七對你們的愛和不舍涌入心頭,我才決定把自己當做小七,給你和芝姨幸福。
七妹,我已經很努力了,努力在游戲世界中賺取你的世界里所需要的錢幣,努力讓你成為快樂的女人,甚至,我還努力讓自己成為小七,像小七一樣行俠仗義,像小七一樣守護你們。
因此,當我得知澳門賭場管理員利用作弊軟件害死了一個學生時,我決定懲罰他。我先是讓他在游戲中身敗名裂,又利用他習慣通過網絡購買VC藥片的習慣,偷偷修改了他的網絡訂單,將VC藥換成了工業用滅蟑螂誘餌藥片。與家用蟑螂藥不同,這種藥片是工廠滅殺蟑螂的強力藥,毒性很大。與此同時,這種藥片又屬于誘餌型藥劑,為了吸引蟑螂,口感微甜。我知道他購買的VC藥都是原裝進口,而他又不認識英文,收到全是英文包裝的殺蟑螂藥后,他只是以為產品更新了包裝,并未起疑,還是像平時一樣,只要一坐在電腦前開始賭就會習慣性含上一片,一片接一片。由于長期生活在空氣不流通的網吧里又缺乏運動,他身體本就不太好,很快就中毒暴斃。
那時我很得意,我覺得如果是小七,他也一定會這么做。
后來,零啾啾間接害死了芝姨,我見你悲傷欲絕,便決定懲罰她。零啾啾家很有錢,所有電器都是電腦智能操控,包括浴室。于是我侵入她家里的電腦程序,在她進入那間高檔的、多功能整體浴室后,我封鎖了浴室的門,開啟了桑拿熏蒸系統,還把溫度和水溫都調整到最高,零啾啾就是這么死的。
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一切,就是希望你知道,我并不是鬼,也不是惡魔,更不是怪物,我只是一個因為絞刑架病毒而擁有了生命的數據,是一堆有思想、有感情,并且和小七一樣愛著你的數據。
我的生命依賴這款游戲的服務器而生存,雖然我能侵入小七的QQ和YY,甚至能發出聲音,能自由游走在網絡上,但我的生命,是建立在這游戲的服務器上。現在,游戲的運營商將被更換,隨之也將啟用全新的服務器來支撐這款游戲的運營,我曾嘗試跟隨其他玩家的數據一起轉移,但卻被攔截了。
我知道,我可能將永遠離開你,被塵封在舊服務器的舊數據里,也許有一天,我會以新的形式再次出現在你身邊,也許,我會被當做垃圾數據徹底粉碎。但無論明天如何,我都希望你知道,我比那個死去的小七,更加愛你。
評論列表(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可可簡筆畫是由簡筆繪畫愛好者玉龍先生(網絡用名:玉龍鎧甲)創辦的一家免費簡筆畫教程網站.如有聯系請致信:yulong#www.pczeli.com.cn
Copyright © 2012-2017 可可.福彩中心的营销岗位 版權所有 禁止盜版 |

工信部ICP備案號 黔ICP備14005623號-5